<fieldset id='6prje'></fieldset>

<code id='6prje'><strong id='6prje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acronym id='6prje'><em id='6prje'></em><td id='6prje'><div id='6prj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prje'><big id='6prje'><big id='6prje'></big><legend id='6prj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• <ins id='6prje'></ins>

  • <dl id='6prje'></dl>

      <span id='6prje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6prje'></i>
      1. <tr id='6prje'><strong id='6prje'></strong><small id='6prje'></small><button id='6prje'></button><li id='6prje'><noscript id='6prje'><big id='6prje'></big><dt id='6prj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prje'><table id='6prje'><blockquote id='6prje'><tbody id='6prj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prje'></u><kbd id='6prje'><kbd id='6prje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 id='6prje'><div id='6prje'><ins id='6prje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遇見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2020中文字字幕_2020中文字字幕在线网站_2020最新国产不卡a

              我不知道別的女人是不是也和我一樣有過不堪回首的過去,隻要一聽到處女或者初夜這類的字眼我就會有罪惡感。很多年來我都在掙紮著逃避那段羞辱的記憶,但我做不到,它像是一道醜陋的傷疤烙在瞭我的生命裡。如果不是遇到瞭像我丈夫那樣胸懷寬闊的男人,我真不知道我的人生又將遭遇如何的敗局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遭遇人面獸心的幹哥哥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2001年,剛滿19歲的我高中畢業瞭。雖然我已出落得亭亭玉立,能歌善舞被稱之為校花,可學習成績卻平平常常,高考落榜是我預料中的結局。我找不到事做,成天呆在傢裡讀瓊瑤的小說,讀席慕容的詩,與心情不好的父親經常產生矛盾。姐夫常年在外地做生意,姐姐帶著個兩歲的兒子在傢守著一座兩層的樓房過著富足的日子。後來,我隻要在傢與父親生瞭氣就朝姐姐傢跑。跟姐姐說說知心話,逗逗小外甥,一切煩惱也就拋到九霄雲外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姐姐傢的房子住不完,就把空餘的房間全部出租瞭。那年冬天,鎮農業銀行和鎮信用社各建一棟大樓,承建單位是來自成都的一個建築隊。工人住工棚,包工頭租住瞭姐姐傢的一間房。這個包工頭名叫曾彪,是個頗有點大款氣派的三十七八歲的英武男人。因為我常去姐姐傢,一來二往便熟悉瞭。我叫他曾大哥,他叫我小娟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一天下午,我正在姐姐傢玩,外出瞭個把月的姐夫回來瞭,姐姐執意要留我吃瞭晚飯再回去,我答應瞭。同時,姐夫還請瞭曾大哥過來喝酒。那天他們在飯桌上先是談瞭一通生意上的事情,後來卻突然把話題轉到瞭我身上。姐夫看瞭看我,然後嘆息地說:小娟能歌善舞,如果送她去藝術學校深造,將來肯定會有一番作為。不知曾老板有沒有這方面的門路?曾大哥把我誇獎瞭一番後說:藝術學校我不太熟,成都一所建築工程學院的領導倒是我的好朋友。如果送小娟去學建築設計,出來做個建築設計師,賺大把的錢不也很好嗎?聽到他的話,我有些心動。我謝瞭曾大哥的好意,並說我父親沒有錢,他是不會送我去的。曾大哥喝瞭一口酒說,讀書花得瞭幾個錢?隻要我想讀,全包在他身上瞭。曾彪後來還說我長得乖巧,想認我做幹妹妹。當時姐姐、姐夫都迎合著說好。我也笑著答應瞭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那年元旦後的一天,曾大哥要去廣西桂林辦事,臨走的時候他問我去不去跟他玩。我當然是求之不得,桂林山水甲天下,誰不想去看看?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到桂林的第三天,晚飯後,我一個人在房間裡看電視,看到12點洗瞭澡準備上床睡覺時,大哥敲開瞭我的門,手裡提著一個紙購物袋。他坐下和我天南海北的聊瞭很久,然後從購物袋裡拿出一套時裝,那是我下午遊漓江回來時試瞭幾次但又不敢買的一套衣服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他說他辦事回來剛好路過那傢店,見我非常喜歡那套服裝,就順便買瞭回來。他還讓我先試試,看看是不是合身。我忙說瞭好幾聲謝謝,然後高興地脫掉外衣,試穿起新買的時裝。可當我脫下新裝的時候,大哥卻冷不防地把我拖進瞭他懷裡,一邊在我臉上狂吻,一邊說些溫情挑逗的話,還把我壓倒在瞭床上。我奮力掙紮。他一邊用力脫我的衣服,還不停地央求我說:小娟,我很喜歡你,你就答應我吧。當時我的腦子完全失去瞭主張,我怕失去瞭這千載難逢讀大學的機會,也怕他回傢亂說毀瞭我的名聲。於是,我失去瞭反抗他的勇氣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事後,他跪在床上擁著我說是真心想和我好,發誓今後一定會好好待我。事已至此,我後來便一門心思地逼他實現送我讀書的諾言。我總是有求必應,千方百計討他歡心,為他我曾去外地的醫院做瞭三次人流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一天,我在縣城的一位朋友結婚,去吃喜酒,曾大哥說沒什麼事就多玩兩天,有事打電話跟他聯系。可我惦記著他帶我去成都的事,就連夜搭便車回傢瞭。下瞭車,我就直奔姐姐傢。這時,已經是深夜12點瞭。我躡手躡腳地上瞭樓,曾大哥的窗口還透出隱隱的亮光,我用鑰匙打開瞭房門,卻被一幅醜惡的場面驚呆瞭:曾大哥正與一個女人纏在一起……後來我看清瞭,那個在他身下的女人竟然是我姐姐。我用力拉上門,沒命地往夜色深處奔去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我的大學夢破滅瞭。曾大哥第二天就悄悄離開瞭小鎮不知去向。最不幸的是,他同時占有我們姐妹的事不知怎麼傳出去瞭,鬧得沸沸揚揚。聞訊回來的姐夫氣得把姐姐暴打瞭一頓,然後離瞭婚。父親氣得幾耳光打得我鼻血直流……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流落異鄉的日子愛情降臨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無法在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上生活下去瞭,我想到瞭到達州打工。費盡瞭千辛萬苦,我在電腦城的一傢公司找到瞭個文員工作,用拼命的工作來麻木自己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可是,一年以後,愛神卻悄悄叩開瞭我緊閉的心扉。闖入我心裡的男人叫林浩,他是一個大學畢業生,從事計算機軟件開發工作。30歲的他已是一傢集團的業務技術骨幹。我倆是在一次文藝晚會上相識的。林浩的公司也是主辦單位之一,他因此認識瞭我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後來我發現,林浩的住房與我租住的宿舍居然在一個小區內,我們漸漸熟悉瞭。幾個月後,他向我鄭重地求愛。當初,我還想拒絕他,可是很快,我在他的愛情攻勢面前築起的堤壩就被沖得土崩瓦解瞭。陷入愛河的我,享受到無與倫比的歡樂與甜蜜。